欢迎来到济南市中正荣凯法律维权协会官网

正荣凯人民调解+您当前的位置:济南市中正荣凯法律维权协会 > 正荣凯 > 正荣凯人民调解+




 
敢担当重实干 勇扛人民调解时代重任(主)
——记泉城人民调解的金字招牌、全国人民调解专家李荣凯
 
    
    有人曾这样形容人民调解工作:“没钱没权跑断腿,不吃不喝磨破嘴。”但在济南,有人扎根基层,用“5+2”“白加黑”的拼搏精神,在人民调解的岗位上一干就是17年。
    他说,只要老百姓找到我,我就不可能不帮。“将心比心,如果是我们的爹娘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这样一想就能把心放正、把事儿摆平。”
    他说,做调解是一种快乐,更是一种担当,调解一件就能教育一片。
    他还说,人民调解员要敢于亮剑,不怕事儿不躲事儿。再小的事也要办实落地,再难的事儿也要有个说法。
    ……
    17年来,他用实践探索出了“三个台阶上楼梯”的调解模式,总结出“九位一体”的沟通模式,创新性打造出法律“急诊科”,提供“一条龙”的闭环式调解服务平台。
    他就是山东省人民调解员协会会长、济南市中正荣凯法律服务所主任李荣凯。自2001年开始兼职担任人民调解员以来,他累计调处化解矛盾纠纷1万余件,为维护群众合法权益、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他本人也被誉为泉城人民调解的金字招牌。   
    2018年,他被司法部、新华社评为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2018年6月1日他又被司法部聘为全国人民调解专家,这也是济南人民调解员首次获此殊荣。
    
 
(小)17年风雨无阻  “调解一个 教育一片”
    “从早忙到晚,两场调成一场,一场母女相安无事,一场夫妻劳燕分飞,算是功过各一半吧。在灯下烤了十个小时,出来冷飕飕的。”
    “十个小时,两场全部调解成功,休息片刻,七点直播。”
    每当看到李荣凯的朋友圈,熟悉他的朋友都知道,他又泡在电视台,干了一天的免费人民调解员。
    自从2003年参与济南电视台《有话好好说》调解团队,16年来,李荣凯通过电视调解基层群众各类矛盾纠纷2000多件,累计宣传现行法律法规万余条,被广大观众亲切地称为身边的法律顾问、免费的调解专家。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调解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有一次,面对因孩子抚养权问题闹到演播室的当事人,李荣凯苦口婆心,从法律法规讲到人情事理,从上午9点一直到协调到下午3点,对双方进行长达六个小时的劝说,最终圆满解决了问题。这期间,他只喝了半瓶矿泉水,吃了两个包子,上了一趟厕所。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从电视演播厅出来后,李荣凯还要接着赶去电台免费接热线。从电视台切换到电台,他经常只剩十分钟甚至几分钟的休息时间。匆匆塞两口包子后,他就钻进了电台的直播间。
    自2002年起,李荣凯开始在济南电台《以案说法》节目尝试调解服务,每天晚上7:00至8:30现场接听热线,解答法律问题。迄今为止,他“坐诊”演播室现场咨询调解的时间累计达8000小时。这种定时、持续不断的调解方式产生了很好的社会效果,无数的家长里短、恩怨情仇、法律纠纷通过电波得以化解。节目收听率、占有率、触达率长期稳居济南地区广播节目同时段第一名。
    如果没有录播任务,李荣凯每天早上会准时出现在东图大厦8楼的办公室里。那里每天都会有40位左右的咨询者需要他和团队的帮助。
    17年来,李荣凯通过各种方式累计调处化解矛盾纠纷1万余件。
    很多人会纳闷,不管是电视调解还是接听热线,都是免费服务、义务劳动,而且还得每天坚持、风雨无阻,李荣凯哪来的劲头?他又是如何走向人民调解之路的呢?
    李荣凯1973年出生于山东邹平,1995年毕业于山东政法学院后,开始从事基层法律服务工作。在工作过程中,他接触了养老、继承、婚姻、拆迁、下岗安置等大量卷宗,并逐渐意识到一个问题:解决矛盾纠纷,仅靠法律手段还远远不够。很多事情结案了,但是事情还未了,有的竟然还会成为一些深层次矛盾纠纷的隐患。2001年发生的一件事情给了他很深的触动,也让他下定决心走向人民调解之路。
    2001年,他任职的法律服务所所在的街道办事处遇到了一个难题。一家企业破产倒闭后,很多职工因下岗无法就业经常到办事处大吵大闹。根据办事处的安排,李荣凯参与了下岗职工的安置工作,通过多方协商做工作,事情得到圆满解决。
    在事后总结时,李荣凯得知这样的处理方式就是人民调解。“顿时,我的脑海闪出一道亮光,马上查阅资料。说到底,人民调解是集情理法于一身,不花钱能办事、办成事、办好事,是人民群众乐于接受、心底喜欢的化解矛盾纠纷的最佳方式,是名符其实的小事大业、小岗大为,虽然没有经济收入,但社会意义非同小可,可以说是调解一个,教育一片。作为一名法律人,为之付出是值得的,也是应该的!”
    自此,李荣凯义无反顾地走向了人民调解之路。
 
(小)“三个台阶上楼梯” 杀人犯因他自首
    
    有件事不得不提,李荣凯在电台“坐诊”期间,发生了一件轰动社会的大新闻。有一次,一个女听众来电控诉男友不与她领结婚证。原来,两人同居多年,孩子也生了,但男方就是不领证。女方表示,如果不领证就分手,男方表示,协调可以,但是必须要李荣凯在,于是女方拨打热线向李荣凯求助。调解持续了3个多小时,毫无进展。李荣凯观察男方好像有难言之隐,便要求调解暂停,单独和他沟通。
  2天后,这名男子终于打来电话:“李主任,我就是个农民啥也不懂,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只有你才能救我,求求你,救救我呀!”电话另一头的李荣凯一愣,根据多年做法律服务和调解工作的经验,感觉这不像是一般的家长里短。他用心理疏导的方式,引导当事人多说一点:“这位朋友,我感受到你现在有些情绪,好像很痛苦,也很焦虑,还很茫然,我不知道你那里发生了什么导致你这个样子?我猜你一定是遇上难事了。我也是农民的孩子,非常感谢你的信任,你愿意多说一点吗?”停了几秒钟,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哭声。
  原来,多年之前,男子的父亲与邻居发生争执,刚下地回来的他正好看到,情急之下用铁锹击中邻居的头部,导致对方死亡。他认为一定会被判死刑,于是潜逃十几年,打工认识女方后,两人一起生活并有了孩子。因为他的身份证是假的,他没法也不敢和女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他无法和女友解释,感觉很为难,也为自己当年一时冲动犯下的错误后悔不已。
  男子的重重矛盾纠结,长期压抑的心理,在温情疏导下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也让李荣凯感到责任重大。“一个人把自己的命托付给我,我要对得起这份信任,我有责任把这位兄弟引向正道。”李荣凯再度尝试约对方面谈。
  面谈中,李荣凯了解到对方最大的心病是认为杀人一定要偿命,而根据出事时的情形,男子属于情急之下过失伤人,没有杀害对方的意图,之前也没有案底。李荣凯先安抚对方焦虑的情绪,给他讲《刑法》关于自首从轻的规定,又从未来生活长远打算的角度对他说,服法后可以不必再隐姓埋名,断绝亲情;如果在狱中表现好的话,提前释放与家人团圆的日子也可期。男子看到了活下来的可能性,也认为李荣凯是站在他的角度分析和处理问题,最终接受了自首的建议,并约定,一定要由李荣凯陪伴他投案自首。
  当李荣凯联络案发所在地警方时,对方很是吃惊:“这个犯罪嫌疑人我们寻找了十几年,跑了内蒙古、新疆等好多地方,没想到能被一位人民调解员劝服投案自首。”
    这一事件显出李荣凯的专业水准、综合能力,也让他更加积极地探索媒体调解模式。
    2012年8月,在他的积极建议下,济南市司法局依托《有话好好说》栏目,联合济南电视台,建立全省首个以电视栏目命名、接受司法行政机关指导、公开调解过程的人民调解委员会,赋予了电视调解法律效力,为广大市民提供一个全新的矛盾纠纷化解平台。
    此外,李荣凯还积极挑战网络调解。2012年,他应聘担任省内主流网站鲁网荣凯人民调解工作室调解员,开始了网络人民调解。迄今为止,通过网络调解,他先后化解500多起纠纷。
    电台调解、电视台调解、网络调解,“三个台阶上楼梯”,李荣凯搭建了人民调解新平台,创新调解方式方法,实现了电台、电视、网络全媒体调解的“大满贯”,也在全省人民调解由“街头、地头、炕头”“三头”传统方式,向“电视屏、电脑屏、手机屏”“三屏”现代方式转型升级中,发挥了重要的引领示范作用。
 
 
(小)“9+1”调解要诀  积极化解社会矛盾
    运用全媒体开展人民调解,优势多多,但挑战也更加严峻。在接听热线时,章丘一位听众给李荣凯打电话咨询关于拆迁的问题,导播未经过充分沟通便简单地告知对方事情没法办。第二天,沮丧的当事人来到济南市中正荣凯法律服务所,推开窗户就要跳楼。这件事情让人心惊肉跳,也充分说明了一个道理:调解员要具备多方面的综合能力才行。
    经过多年摸索,李荣凯精心研究提炼,形成了“9+1”媒体调解要诀,即媒体调解要坚持做到9个到位,并强化现场控制。9个到位就是:一心为民要到位、专业水平要到位、细心耐心要到位、心理培训要到位、语言表达要到位、耐心倾听要到位、后期跟进要到位、媒体宣传要到位、依法引导要到位。现场控制就是针对媒体的传播特性,加强调解录播现场的引导,有效防止非核心价值观等不利因素向社会泄漏、扩散。
   “如果运用“9+1”的沟通模式,在解答当事人的问题时,我们不能仅仅是回答一句‘你的事情办不了’‘没法办’,而是通过提建议的方式疏导他们的心理情绪,让当事人有宣泄的机会,引导当事人依法维权。”李荣凯说。
  这些年,李荣凯调处的矛盾纠纷成功率达到97%以上,成为泉城人民调解的一块金字招牌。
    在完成繁重工作的同时,他主动承担起社会责任,积极参与社会矛盾的调处化解,在一些社会关注的重点问题、疑难案件、群体性案件的处理中发挥作用,最大限度减少社会不和谐因素。
    2017年,市中区发生“5·27”党家重大安全事故,造成6死4伤。事故发生以后,当地政府高度重视,但是施工方没钱赔偿,迟迟不予处理,并且受害的一方当事人认为这是安全事故,政府应该承担责任,要求政府赔偿,当地的司法所、街道办事处、村委会都出面调解这个事情,但是当事人就是不同意调解,坚持要求政府赔偿,并且不将死者入土火化。正在外地出差的李荣凯临危受命,在司法局的安排下前去协调处理。
    “当我赶到居委会大院时,看到有上百口的人在吵吵闹闹,要求政府对这个事情给个说法,不给说法不下葬,不处理,当我正在为此头疼想办法时,我听到有好多家属说:‘调解专家李荣凯来了,大家都先安静一下’,甚至有些情绪激动的家属看到我都给我下跪了,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把他们扶起来,安抚好,那一刻我决定我一定要尽全力为他们解决好这件事情。”李荣凯动情地说。
    随后,李荣凯举着大喇叭,面对着上百名当事人,一讲就是几小时。摆事实、讲道理,将情理法有机统一,不偏袒、不歧视、不躲避、不迁就,既充分尊重当事人的诉求,又对其依法加以引导,提出了合情合理的解决方案。最终,矛盾得到解决,维护了法律的尊严,保障了社会和谐稳定,收到良好的社会效果。
    “事实证明,越是纷繁复杂的事、矛盾诸多的事、困难重重的事,越要坚持依法办事、公平办事、善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解决现实问题。”李荣凯说,只要依法办事、公平出示,就没有解不开的“千千结”。越是面对一些重大、疑难案件,越是不能说不。一旦说不,可能会引起当事者的反击或者是不理智的行为。对于这种情况调解员应该详细了解案情,对于当事人进行引导,让当事人按照法律规定和合法的程序维护权利,而不是通过暴力维权,通过违法维护权利。
  2015年初,济东高速工程进行到某地,村民认为工程主体通道留给从事农业生产的耕地过窄,阻碍项目施工,和施工方对峙数日。李荣凯了解情况后,知道事态严重,当即带人前往现场调解,积极与村民沟通,反复做工作,最终说服村民,工程得以顺利施工。
  某企业因改制兼并安置问题,导致100余名职工多次上访。李荣凯接手案件后,积极引导当事人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通过帮助诉讼代理,最终使企业职工全部得到妥善安置,并为他们争取到补偿费500余万元。
  某片区公租房项目进展过程中出现大规模阻工事件。李荣凯深入了解各个环节,摸清居民诉求后,积极沟通,反复做工作,并做了一场深入人心的法律讲堂,告诉大家项目工程的重要性、违法阻工的严重性,呼吁居民运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
  ……
  这些年来,他共参与调处重大社会矛盾纠纷12起,充分发挥了党和政府联系人民群众的桥梁纽带作用,得到党委政府的高度评价和广大人民群众的信任。他先后受聘担任济南市仲裁监督员、济南市政协社情民意特邀员、山东省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听证员、山东省公安边防总队法律咨询委员会委员,被中共山东省委聘为省委法律专家库成员,成为30名专家库成员中唯一一位人民调解员代表。
    2016年12月,全省人民调解员专家库将李荣凯吸收为首批成员。2017年5月,在省人民调解员协会换届大会上,李荣凯高票当选新一届省人民调解员协会会长。2018年,李荣凯获评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
 
 
(小)打造“急诊科” 提供“一条龙”调解服务
    李荣凯身上有一股韧劲,他认准的事情就要做到最好、最极致。在一起案件中,为了给当事人讨回公道,他等了11年。
    上世纪90年代,张晓(化名)到济南一工厂上班,但却被领导当众殴打,精神受到了严重刺激。被打后,张晓当天就回了家,之后没再上一天班。张晓的病让父母愁白了头,但直到多年后,他们才知道儿子发病的真正原因,为了给孩子讨回公道,2006年,老两口找到了李荣凯。
  李荣凯说,因为发现被侵权时,已是事发多年后,很多证据的搜集都难上加难。在多方搜集人证物证后,案件终于开庭审理,结果却差强人意:涉事工厂只愿给小张5000元补偿。
  因为原告不服该判决,案件进入胶着状态。为了让此事得到妥善解决,李荣凯一直关注着这起案件。
  2017年,在李荣凯劝说下,张常夫妇再次提起诉讼合理维权,通过人民调解,小张获得工厂一次性赔偿20万元,这起旷日持久的维权案终于圆满画上句点。
    “老百姓是最讲究感情的人,调解员在工作中把群众的小事当作大事来对待,尽自己所能去帮助他们,他们会感激,会把我们当亲戚,并从心底尊重我们调解员,信服我们调解员。”李荣凯说。
    正是凭着这股子的热情和淳朴的感情,来找李荣凯的人越来越多。“有事儿找荣凯”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常识。东图大厦也成为济南城区家喻户晓的基层法律服务“地标”。据不完全统计,每天来正荣凯调委会寻求咨询和调解服务的群众平均有40人次。
    而经过近20年的发展,李荣凯的团队也在发展壮大。2002年开始调解时,李荣凯在济南东图大厦只有一间办公室,如今拥有两层楼上百间办公用房。当初他一个人单枪匹马调解,今天拥有130人组成的以民调为龙头的综合性服务阵容。
    李荣凯不断拓展人民调解服务领域,先后成立了市中区交通事故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受聘担任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2017年,在市司法局的支持下,在市公共法律服务中心设立了《有话好好说》调委会工作室,由李荣凯挂帅进驻。2018年8月,正荣凯人民调解团队有10名调解员被聘为山东省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听证员,数量之多、规模之大创全省先河。
    经过20多年的努力,正荣凯团队目前拥有两个人民调解委员会、一个法律维权协会和一个法律服务所,包含矛盾调处、调解公证、法律维权、法律服务、法律援助、司法鉴定、遗嘱保管、心理咨询在内的多个服务平台配套运行。在这样一个服务阵容中,李荣凯坚持把人民调解作为主责,围绕矛盾不上交目标,竖起人民调解这个基准,把所有资源统筹起来,形成一股绳,打造人民调解的“急诊科”,为市民提供及时便捷的“一条龙”人民调解服务。
    “之所以比喻为急诊科,是因为来我们这就像医院的急诊科一样,不管你有什么诉求,我们都能有相关的服务。需要找公正的就找公正,需要法律援助的就找法律援助,需要做医嘱就找齐鲁遗嘱库,需要找律师的安排律师,适合在电视上调解的到《有话好好说》,不适合、不愿意做电视调解的,在正荣凯调解委员会直接调解。这是其他地方不具备的优势。”李荣凯说。
    这种模式下,咨询者少跑腿、少花钱就能享受到专业的一条龙服务。
    2017年,咨询者刘某深陷拆迁安置纠纷中,李荣凯团队先对其进行政策法规教育,再对其拒不拆迁进行调解,达成调解协议后,再对拆迁安置协议进行公证,然后又对衍生出来的家庭内部遗产纠纷安排法律工作者通过诉讼帮其解决,实现了这起纠纷的“一站式”闭环解决。“如果不是来找李荣凯主任,我一个老百姓哪里能这么顺利就把事情解决了。除了感谢还是感谢!”李某说。
    
    2016年,依托法律服务所建立的正荣凯法律维权协会被评定为5A级社会组织,在优先接受政府职能转移,获得政府购买服务方面取得最高资质,成为山东省第一家获此殊荣的基层法律服务机构。这些年来,李荣凯通过调解解决纠纷2000多件,由调解转为代理的1000多件,导入其他法治轨道的800多件。2017年5月,山东省人民调解员协会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全票推举他为省协会会长。
    
(小)回望来时路 恪守初心勇挑重担
    其实,围绕调解工作,李荣凯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在参与调解之余,他还主动、积极拓宽调解人民调解的服务内容。
    “等事儿发生了再调解要被动一些,我们是不是还能把工作再往前做一步,让矛盾在萌芽之前就化解了它。再就是,在调解之余,我还能为老百姓再做点什么?”李荣凯说,这是自己经常思索的两个问题。
    普法工作便是“把工作再往前做一步”的重要内容。多年来,多年来,他带领济南市中正荣凯法律服务团队,先后组织普法进社区、进校园、进部队等活动近千场,积极开展以案说法和法规政策宣传,引导群众理性表达利益诉求,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把大量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
    李荣凯团队普法有多积极呢?举个例子,仅2018年12月1日到5日,4天的时间里,他的团队便开展了9场普法活动。
    因为忘我开展普法,不断投身法律公益事业,李荣凯被山东省司法厅多次记“个人一等功”,并被授予“山东省法律援助先进个人“,被司法部授予第三届“全国法律援助先进个人”以及“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称号,被全国普及法律常识办公室评为全国“六五”普法中期先进工作者。
    而在诸多延伸服务中,齐鲁遗嘱库是非常值得一提的公益机构。2016年1月,李荣凯创建山东省第一家专业从事遗嘱项目工作的公益机构——齐鲁遗嘱库,面向基层,服务百姓,为六十岁以上老人提供免费遗嘱起草、免费遗嘱登记、免费遗嘱保管。目前,已帮助1000多名老人起草、保管遗嘱,解答咨询4500人次。16年来,李荣凯及其团队在公益事业上共投入260万元,开展法律援助1000余件。
    职业选择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需要付出代价甚至利益的牺牲。回顾来时路,李荣凯感慨万千。在它看来,做一名合格的人民调解员,需要过好三个关口。
    第一个便是寂寞关。干人民调解,每天面对的基本上是基层群众琐碎的生活小事,有的甚至属于看上去很无聊的事情,这需要调解员保持足够的耐心,耐得住寂寞,承受住负能量的侵袭干扰,不能有丝毫的应付、懈怠、厌倦和不满。特别是担任电台节目主持嘉宾,需要每天晚上准时“坐诊”演播室,每年播出360天,风雨无阻、雷打不动,需要足够的意志力来支撑。
    第二个关便是名利关。在开始人民调解工作前,李荣凯从事的是收入不菲的法律服务。而人民调解不仅不收费,还要占用大量的精力,很多人由此揣测,认为他是另有所图。
    随着李荣凯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一些单位向用丰厚的待遇挖他去做专职法律顾问,但所有这些都没有打动和动摇他的初心。17年间,他始终恪守着人民调解的职业选择,作一个默默无闻的“守夜人”。
 
    除了寂寞关和名利关,李荣凯还要过委屈关。
    明明是掏心掏肺地调解,但有的当事人不领情,他只能落一个费力不讨好的结局。此外,长期大量参加节目拍摄和直播,李荣凯与家人相处的时间非常短暂,经常出现家务事顾不上,亲人间沟通不及时的情况。对此,他对家人心怀愧疚。还有些时候,他要承受来自同行的白眼和指责。在不少同行眼里,李荣凯参加的节目内容打打闹闹、档次太低。还有一名同行好心地劝他:“你那些当事人身上带着汗味、满身泥巴,你何苦要自己降档次为他们服务呢?”
 
    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回顾走过的调解之路,李荣凯感慨道:作为一名人民调解员,首要的一关就是要有坚定的职业信仰。坚定的职业信仰,是支撑我们干好人民调解的巨大精神动力。为此,我们要心无旁骛、神定志笃、无怨无悔,承受住不解、抗得住委屈、经得起考验。
    “马克思在十七岁时写下了著名的《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确立了为人类而献身的伟大抱负。他在文中认为,‘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而工作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作出的牺牲;那时我们所享受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悄然无声地存在下去,但是它会永远发挥作用,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我想,作为人民调解员,理应把这段话作为座右铭,作为人生航程的航标,牢记心中不忘,攥在手中不送!”李荣凯说。